“以花为神”演绎壮族生命之魂 大型原创民族舞剧《花界红尘》北京展演侧记

显示民俗民生,《花界红尘》以花神尊敬为信仰的主题,将壮乡福地上的壮美风景、浪漫之魂跃动于舞台上,向首都及全国观众解释了壮族积极乐观、沉着向善的生命观和价值观。显示民俗民生,《花界红尘》以花神尊敬为信仰的主题,将壮乡福地上的壮美风景、浪漫之魂跃动于舞台上,向首都及全国观众解释了壮族积极乐观、沉着向善的生命观和价值观。

  “一花一世界”惊艳京城金秋,京城最美的时节,满城黄灿灿的银杏摇曳着袅娜身姿,应和着来自壮乡的“花神传说”——千年流转的时光里,壮乡大地流传着许多美妙的神话故事和民间传说,其中,“以花为神”的传说极富浪漫色彩。首次以花神信仰为主题的《花界红尘》即取材于此,讲述“一花一世界”的故事:创世女神姆六甲掌管着一座繁盛的花园。

  达棉和布壮是姆六甲花园里最俊美的两朵花,他们在姆六甲的点化下,从花界来到红尘劳作、相爱,引起被囚困在地界的幽灵蜘蛛的强烈妒忌。幽灵蜘蛛毒伤达棉,让她时常陷入“疯魔”状态,被视为“不祥”。布壮对达棉不离不弃,带着她踏上寻“药”之路。布壮爱的陪伴和乡亲们的守正不阿帮助激起达棉内心的大善,积累征服自己欲望的巨大力量,与幽灵蜘蛛伸开殊死较量,终极以自己的方式献祭和魂归花界。

  《花界红尘》选择了舞剧的方式,用肢体的语言来解释从“花界”到“红尘”的往复轮回,用无声的肢体力量来表达对生命的敬重,用呼吸和律动去探寻灵魂的归宿。它不仅有对爱情坚定的诉说,更显示了壮族人民对花的尊敬与隐喻,对“花”的生命哲思与信仰。在这里,“花”不仅是一种物质,更是一种隐喻,隐喻心爱的人、上等货的爱情,更隐喻着循环往复的生命。

  舞台上,舞者的舞蹈语汇运用既敬重传统又在继承中创造,他们试图从人出发,从人的情感出发,把人物嵌入事件,用腾挪的舞步显示壮族人民的细腻情感、淳厚性格、雄浑气魄、开拓精神,跳出属于民族、属于时代的节拍。烟火腾腾的红尘,空灵魔幻的灵界,在舞美、多媒体、灯光的联袂打造下,显示出绚丽圣洁的造型,烘托了模糊迷离的氛围,营造了亦梦亦醒的意境。

  尤其让观众惊叹的,是那朵利用镜面切割碎片的不规则矩阵拼出来的庞大神花,它折射出璀璨的光芒,舞者随着动作映射在其中如万花筒般多变,象征着人与花有无穷血脉共通的文化关联。打谷、打砻、祭祀、献药四大场景,渲染了民族友爱、邻里相亲的优美壮乡。这浓浓的人情温暖是达棉终极征服自己的力量源泉,更是壮乡一切幸福和欢乐的底色。

  人们在生产生活和祭天祝愿中,抒发对自然的图报,也充沛对自然的敬畏。壮乡人民与自然的和谐共存,成为壮乡引以为豪的珍稀财富。“音乐、舞蹈有特点,显示出广西的地域特色。”音乐家金铁霖评价《花界红尘》,充裕表现了壮族人民对真善美的探索。“整场演出我都非常享受。”马尔代夫驻华大使费萨尔·默罕默德盛赞舞剧之美,认为故事情节设计得非常意思,神秘元素很吸引人,服装、舞美、灯光都非常棒。

  他对广西印象深刻,直言“广西在‘一带一路’建设中占有着紧要位置”。追寻花神信仰的民族民间舞步花开花落,壮美红尘。以壮族传统文化为大背景的《花界红尘》,汇聚了国内一流主创团队,将目光聚向壮族人民的生产、生活,从中探寻最具壮乡地域特色的生命舞动,挖掘壮族民间舞蹈最初的本源,围绕“花”的浪漫情愫、精神信仰,编创具有当代审美气象的民族民间舞蹈,酣畅淋漓地表达壮族的人文个性。

  担任《花界红尘》编剧的是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冯双白。

  冯双白认为,“人之生生死死,从哪里来,到哪里去”是一个永久的谜题。壮族源远流长的文化,给出的答案是:每一个生命,从花中来,终极回归花界。壮族的回答那样沉着不迫,那样坦荡俊美。舞剧《花界红尘》里的生命,就是这样从俊美中来,又复归俊美。担纲《花界红尘》导演的是中国歌剧舞剧院国家一级编导佟睿睿。

  为了能用舞蹈的语言、民族的文化讲好“广西故事”,她前后带领主创团队8次深入全区各地采风,一路火车、汽车多次辗转,从凭祥到崇左、从靖西到田阳、从百色到乐业,翻过一座又一座高山,蹚过一条又一条河流,走进一个又一个村寨,逼真感受壮乡的风土人情。“当我第一次听到花神信仰传说时,就被它对待生死的浪漫态度所打动,花界和红尘组成时间和空间上的两端,给了我极大的想象空间。

  ”佟睿睿在创作中致力于不断深入思考和寻觅民族民间舞原生动力,让花界与红尘盛开出满台最纯真的生命之花。姆六甲花园里最俊美的两朵花已在《花界红尘》的舞台上粲然绽放。饰演达棉的青年舞蹈演员李祎然感慨:排演《花界红尘》这段优美的旅程,让我感受到打磨创作一部精品舞剧需要的原创智慧和文化底蕴,它带给了我创新的眼界、新颖的思维,让我的舞蹈与心灵相触,也让我从一个小姑娘逐步地走向达棉、成为达棉。

  “《花界红尘》舞剧的排练过程就像花朵绽放的过程一样。”布壮扮演者青年舞蹈家孙科坦言:“我与布壮也从陌生到熟悉,每一次联排都会让我对剧中每个人物有新的意识和感动,也一次次让我成熟起来。”“很图报能在这样的年纪遇到‘幽灵蜘蛛’这个角色,它让我面对真正的自己。”“幽灵蜘蛛”扮演者秦熙感叹,《花界红尘》是对灵魂的拷问。

  绚丽多姿的壮乡民族文化情怀《花界红尘》的繁盛与美,源于它根植乐韵馨香的八桂沃土。舞剧通过富有想象力的艺术手法,显示了壮乡大地浪漫多姿的生命之魂、丰富独特的人文生态、团结友爱的民族关系和克欲向善的价值风尚,得到业界专家、学者的肯定。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罗怀臻评价,《花界红尘》把少数民族的一些生存理念、哲学思想通过民族化的传奇故事、民间传说形成寓言,从而显示一个民族的性格。

  “《花界红尘》最大的成功标志是让外行喜欢。让绝大多数老百姓喜欢是我们的根本目的。”中国动画学会副会长欧阳逸冰认为,这部异国语言的作品能够把壮族人民的信仰做了透彻的、哲理性的解释,有非常了不起的价值。壮族人民对于生命、人生、人世间的独特解释,适值证明了中华民族文化的多样性、丰富性和相融性,证明了我们中华民族文化的丰富、多元而又相互沟通。

  “舞美视觉的魔幻美感带来毋庸置疑的全场震撼。”令剧评人赵妍感受最深的,是舞剧的导演、舞美、编曲都很好地掌控了原始感与现代感、本土化与国际化的平衡。本身是少数民族的传奇故事,主创在牢牢掌控住深度文化自大中生发出高级的审美与格局。“《花界红尘》在立项之初便明确了‘出精品、出人才’的目标。”广西演艺集团董事长林燕飞表示,一方面通过舞剧的创作,知难而进将作品打造成我区的又一个思想精深、艺术精湛、制作高明的精品剧目,为打造我区精品民族舞剧品牌奠定坚实基础;另一方面通过国内卓越创作团队带动广西本土卓越的青年排演团队,为我区锻造出一支专业化、高素质的舞剧演职人员队伍。

  在佟睿睿总导演的指导和培育带领下,我区一批青年舞蹈编导和舞蹈表演艺术人才在艺术感悟、技术技巧和审美探索等方面得到了整体提升。诚如舞剧的造型设计徐彬所说:爱意如花,温柔缱绻;生命如花,醉了流年;幻境如花,五采争胜。花界红尘,郁郁满芳华!新闻推荐广西政务优化营商环境
靖西新闻,讲述家乡的故事。有观点、有态度,接地气的实时新闻,传播靖西市正能量。

  看家乡事,品故乡情。家的声音,天涯咫尺。